设为 -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()网络新段子,励志好文章!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诗词 > 唐诗 > 杜甫的诗 >

《杜甫诗三首》对比赏析

导读:《杜甫诗三首》 秋兴八首(其一) 玉露①凋伤②枫树林,巫山巫峡③气萧森④。( 白露使枫树林凋落了,巫山巫峽气象萧瑟阴森。①玉露:秋天的霜露,因其白,故以玉喻之。②凋伤:草木在秋风中凋落衰败。③巫山巫峡:指夔州即今奉节一带的长江和峡谷。④萧森:
《杜甫诗三首》

秋兴八首(其一)
玉露①凋伤②枫树林,巫山巫峡③气萧森④。(白露使枫树林凋落了,巫山巫峽气象萧瑟阴森。①玉露:秋天的霜露,因其白,故以玉喻之。②凋伤:草木在秋风中凋落衰败。③巫山巫峡:指夔州即今奉节一带的长江和峡谷。④萧森:萧瑟阴森。)
江间波浪兼天涌①,塞上②风云接地阴③。(长江里波浪滔天,边塞上风云阴沉。①兼天涌:波浪连天。②塞上:这里当指夔州。夔州在当时也是边塞之地。一说,指西部边塞。③接地阴:风云盖地。接地”又作匝地”。)
丛菊两开①他日②泪,孤舟一系故园③心。(菊花已开过两次,他日流过的泪禁不住又流了下来,我思念故园的心情都寄托在那只小船上。①两开:杜甫于唐代宗永泰元年即公元765年五月离开成都,打算出川东水路回故乡河南,但滞留夔州,历经两载,故两次见菊花开。②他日:往日,指多年来的艰难岁月。③故园:此处当指长安。)
寒衣①处处催刀尺②,白帝城③高急暮砧④。(处处都在催人裁剪寒衣,白帝城地处高处,黃昏時捣衣声更加急促。①寒衣:指冬天穿的衣服。②催刀尺:要求赶紧动手剪裁新衣。刀尺,剪刀和尺子。③白帝城:即今奉节城,在瞿塘峡口北岸的山上,与夔门隔岸相对。东汉初年公孙述所筑,公孙述自号白帝,故名城为白帝城”。④急暮砧:黄昏时分急促的捣衣声。砧,zhēn,捣衣石。)
玉露凋伤枫树林,巫山巫峡气萧森。”首联开门见山,从秋景写起,在叙写景物之中点明地点时间。凋伤”、萧森”等词语不但描写草木摇落,而且涵盖江山万象,不仅描画败落景象,而且营造雄浑沉郁气氛,为第二联蓄势。江间波浪兼天涌,塞上风云接地阴”,江间波浪汹涌上指,仿佛搅得云天翻动;巫山风云,下及于地,似与地下阴气相接。此联承上展开:江间,写巫峡;塞上,写巫山。波浪在地,却说兼天而涌;风云在天,却言接地而阴。诗人纵目驰骋,自下而上,自上而下,生动地写出了巫山巫峡的萧森气象。以上两联均语意双关,既写自然之景,又暗示社会之景,既传神地写出了风云变幻、萧森”骇人、寓有悲壮色彩的巫峡景观,又形象地暗示了安史之乱后藩镇割据、战乱不息的政治形势和社会黑暗。天上地下、江间关塞,到处是惊风骇浪,动荡不安;萧条阴晦,不见天日,诗人借这样的景象象征了国家变易无常的局势和臲硊不安的前途,也形象地表现了内心极度不安、翻腾起伏的忧思。这是融情于景的手法,情因景而显,景因情而深。第三联开始,转而由景生情,直诉诗人之悲愁和对故园”长安之系念。丛菊两开”,指离蜀历经了两秋,开”字语意双关,一谓菊花开,又言泪眼开。孤舟一系”,指眼下旅途的飘零,系”字也语意双关,既指孤舟停泊,舟系于岸,又指心念长安,系于故园。而他日泪”则生悲情于从前,故园心”则托相思于万里。最后一联,诗人将关注的焦点从万里之外的故园”转移到夔州。风霜凄紧,严冬将至,那千家万户为远方的征人赶制寒衣,刀尺声”和捣衣声”急切响起,仿佛是前方传来的咚咚战鼓,诗人眼前幻化出一幅幅将士呐喊厮杀的场面。那忧国之情,思乡之意,皆在不言之中。这两联,丛菊孤舟,目之所见,刀尺暮砧,耳之所闻。诗人由视觉而听觉,由秋景而秋声,时序由白天而日暮,从不同角度抒发其思乡之切,羁旅之悲。
前人对这首诗主旨有争议,一说是思君,一说是思乡。产生分歧的原因涉及诗中故园”二字怎么理解。故园”如指长安,则是思君,如指家乡,则是思乡。前者引《秋兴八首(其二)》每依北斗望京华”为证;后者以杜甫去蜀,意在青春作伴好还乡”(《闻官军收河南河北》),目的是回到河南家乡,滞留夔州时常慨叹:弟妹萧条各何在”(《九日》)。也有人理解两种情感俱在。本书释故园”为长安。这是因为一个人的感情是复杂的,在不同的境遇中会有不同的情感,不同的诗篇抒发的感情也会有所不同,不能因彼诗是某种感情,所以此诗也该是那种感情,所以不宜用《闻官军收河南河北》等诗来诠释。但贯穿《秋兴八首》感情是一致的,线索也很明显,明写夔府,暗提京华”乃全诗主旨,所以这里的故园”当指长安”为妥。

咏 怀 古 迹(其三)
群山万壑赴荆门①,生长明妃②尚有村③。(千山万壑逶迤不断奔赴荆门山,那里还遗留有明妃昭君出生的山村啊。①荆门:山名,在今湖北宜都县西北。②明妃:即王嫱、王昭君,汉元帝宫人,后人因避晋文帝司马昭讳,改称明君、明妃。③尚有村:还留下生长她的村庄,即古迹之意。据《一统志》:昭君村,在荆州府归州东北四十里。”即今湖北秭归县的香溪。)
一①去紫台②连朔漠③,独留青冢④向黄昏⑤。(当年她孤身一人离别汉宫嫁到北方的荒漠,如今她只留下青冢一座面向着黄昏。①一:这里是独自一人的意思。②紫台:即宫殿,汉时有一宫名曰紫宫。江淹《恨赋》:明妃去时,仰天太息。紫台稍远,关山无极。望君王兮何期,终芜绝兮异域。”连,指连姻,即嫁”。③朔漠:北方沙漠,指匈奴所居之地。朔,北方。④青冢:指昭君墓,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南20里处。传说边地多白草,惟独昭君墓上草色青青。冢,zhǒnɡ,坟墓。⑤黄昏:当作昏黄”,这里指昏黄的风沙,为了对仗、协韵,所以倒装。)
画图①省识②春风面③,环佩④空归月夜⑤魂。(凭着画图,汉元帝怎能辨识昭君的月貌花容?昭君远嫁荒漠,汉元帝后悔莫及,只能在夜深人静之时,或可于梦中听到环佩作响,昭君魂兮归来。①画图:据《西京杂记》载:汉元帝因宫女很多,命画师一一画像供自己挑选。宫女们为得到皇帝宠幸,纷纷向画师行贿,独有王昭君自恃貌美,不肯行贿,画师故意将她画丑了,未被召幸。后匈奴单于呼韩邪来朝,求美人为阏氏,元帝派了昭君。临行时召见,貌为后宫第一;元帝很后悔,但已无法挽回。昭君去后,元帝将画工腰斩弃市。②省识:犹略识,未仔细辨认。③春风面:形容青春美貌。④环佩:古人衣带上系的玉佩,这里指代王昭君。⑤月夜:亦作夜月。)
千载琵琶①作胡语②,分明怨恨曲中论③。(千载之下,人们弹奏着昭君创作的胡音琵琶曲,曲中倾诉的分明是她的满腔悲愤。①琵琶:本西域胡人乐器,据汉刘熙的《释名》说:琵琶,本出于胡中,马上所鼓也。推手前曰琵,引手却曰琶。”相传汉武帝以公主,实为江都王女嫁西域乌孙,公主悲伤,胡人乃于马上弹琵琶以娱之。因昭君事与乌孙公主远嫁有类似处,故推想如此。又《琴操》记,昭君在外,曾作怨思之歌,后人名为《昭君怨》。②胡语,指胡人的乐曲。③论,诉说。)
首联即点出昭君故乡。诗人发挥想象力,由近及远,构想出群山万壑相伴险急的江流奔赴荆门的雄奇壮丽的图景,进而想象距夔门数百里外的荆门府王昭君生长的小村子。诗歌起句非凡、气象雄伟。着一赴”字,便令千山万壑”如骏马奔驰,会聚荆门,大有惊天动地之势。这样雄壮的景象,本该用在英雄人物的出生之地,而诗人却把笔落在了小小的昭君村。可见,诗人是在借高山大川的雄伟气象做背景,烘托这位远嫁异域的女子,赞美她的英雄气魄,表示对她的无限怜惜和钦敬。颔联概括了昭君一生的悲剧。诗人仿佛看到远嫁匈奴而离汉宫的场面,看到了朔漠荒凉寂寞的生活。在那远方,留下的只是一方青冢,面对着黄昏时空旷的原野给人以天地无情、青冢有恨的感慨。这一联,诗人巧用对比,一去”,生不得归;独留”,死葬漠北。一去一留,一生一死,反差强烈,渲染了无限悲凉的氛围。颈联是委婉的讽语。画图句承前第三句,环佩句承前第四句。元帝昏庸,才酿成昭君出塞的悲剧,后宫怎可任由画师摆布?纵使杀尽画工,也是追悔莫及。只能在夜月的梦中,或可见到昭君魂魄归来了吧。诗人通过理性的质问和悲凄的想象,表达了无限的伤感。此句除讽刺汉元帝之外,也写出了王昭君怀念故园之心永远不变。尾联借千载作胡音的琵琶曲调点明全诗昭君怨恨”的主题。言千古琵琶之声,皆为昭君怨恨所凝。怨者,埋没汉宫,始不见遇”;恨者,远离家园,终不归根。

登高
风急①天高猿啸哀②, 渚③清沙白鸟飞回④。(天高风急秋气肃煞,猿啼哀啸十分悲凉;清清河洲白白沙岸,鸥鹭翱翔低空飛回。①风急:夔州位于长江之滨,三峡之首的瞿塘峡之口,素以水急、风大著称。②猿啸哀:巫峡多猿,鸣声凄厉。当地民谣云: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泪沾裳。”③渚:水中的小洲。④飞回:回旋地飞。)
  无边落木①萧萧②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(落叶飘然无边无际,萧萧索索纷纷而下;无尽长江汹涌澎湃,滚滚滔滔奔腾而来。①落木:落叶。②萧萧:秋风吹动树叶的声音。)
  万里悲秋常作客, 百年多病独登台。(身在万里作客悲秋,常年到处漂泊;年过五旬疾病缠身,今日独登高台。万里”两句含意丰厚,概括了杜甫一生的坎坷遭际。宋罗大经《鹤林玉露》云:万里,地之远也;悲秋,时之惨凄也;作客,羁旅也;常作客,久旅也;百年,暮齿也;多病,衰疾也;台,高迥处也;独登台,无亲朋也;十四字之间含有八意。”多病,用今天的医学知识分析,杜甫当时患有肺病、风湿病、糖尿病等多种疾病。)
  艰难苦恨繁霜鬓①, 潦倒②新停浊酒杯。(时世艰难生活困苦,常恨鬢如霜白;困頓潦倒精神衰頹,无奈戒酒停杯。①繁霜鬓:白发日多。②潦倒:衰颓、失意。)
这首诗的前两联写登高所见所闻,首联写近景,颔联写远景,勾画出一幅清秋君临天下的动人图景,融会着诗人复杂而深沉的感情。风急天高猿啸哀,渚清沙白鸟飞回。”诗起笔择取风、天、猿、渚、沙、鸟六种景物,并以急、高、哀、清、白、飞等词修饰,描摹六种景物的形、声、色、态,暗示了节序和环境,渲染了浓郁的秋意,描绘出一幅惨烈的画面,映照出诗人心上的凄凉。特别是猿啸哀”和鸟飞回”这些细节,使人强烈地感受到在天高风急”的秋天,万物惶然无主,仿佛就是国难当头之时,包括诗人在内的千千万万个流离失所者的写照,深深地浸透着诗人长年飘泊,居无定所的悲哀。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” 颔联前句写山,上承首句;后句写水,上承次句,集中表现了夔州秋天的典型特征。诗人仰望茫无边际、萧萧而下的木叶,俯视奔流不息、滚滚而来的江水,在写景的同时,便深沉地抒发了自己的情怀。无边”、不尽”二语,使诗的境界广阔深远;再加上落叶的萧萧”之声,长江的滚滚”之势,更使人觉得气象万千。透过沉郁悲凉的对句,无形中传达出韶光易逝、壮志难酬,战乱频仍、苦海无边的感怆,显示着出神入化之笔力,确有建瓴走坂”、百川东注”的磅礴气势。用语之精当,气象之宏伟,可谓绝唱。万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独登台。”前两联极力描写秋景,直到颈联,才点出悲秋”两字,秋”是景,悲”是情,由写景转入抒情。万里”,点明夔州距故园遥远,从距离上渲染愁苦之深。常作客”,指诗人飘泊无定的生涯。百年”,本喻有限的人生,此处专指诗人半百之年。独”字,写出举目无亲的孤独感。登台”,照应题目,重阳佳节,高处远眺。悲秋”两字写得沉痛,是全诗之眼。秋天不一定可悲,只是诗人已经步入人生的秋天,目睹苍凉恢廓的秋景,不由想到自己一生辗转漂泊,壮志难酬,沦落他乡,年老多病的处境,故生出无限悲愁之绪。诗人把久客最易悲秋、多病独爱登台的感情,概括到一联雄阔高浑,实大声弘”的对句之中,使人深深地感到了他那沉重地跳动着的感情脉搏。此联的万里”、百年”和上一联的无边”、不尽”,还有相互呼应的作用:诗人的羁旅愁、孤独感,就像落叶和江水一样,推排不尽,驱赶不绝,情与景交融相洽。尾联以对句作结,转入对家国身事的悲叹。艰难”既指自身命运,又指国家命运。苦恨”,甚恨,愁恨很深。繁霜鬓”,诗人备尝艰难潦倒之苦,国难家愁,积郁在心,使自己白发日多。潦倒”,犹言仕途坎坷,狼狈失意。新停浊酒杯”,刚刚放下酒杯。诗人一生艰难苦恨,穷困潦倒,常常借酒浇愁,今日重阳登高,本可痛饮,一醉方休,不料饮酒只能使悲秋”之愁更愁,无奈之中,酒到嘴边,又不得不把酒杯放下。这千钟万斛的愁啊,该怎样排遣!本来兴会盎然登高望远,现在却平白无故地惹恨添悲,诗人的矛盾心情是容易理解的。正如前人所说,前六句飞扬震动”,到此处软冷收之,而无限悲凉之意,溢于言外”。
读这首诗要正确理解诗的情调。一般认为悲”是主调。写景,从色彩看,画面黯淡;从情调看,不免悲凉。写身世,万里作客,百年多病,孤身一人,霜染两鬓,更是艰难苦恨,悲从中来。
这种说法不能说错,但我们更要从悲”中见出愤”,从苦”中见出劲”。无边落木萧萧下,固然深感在自然面前的渺小和无奈,但不尽长江滚滚来,又激起人生命的激情,显示着一种永不停歇的进取精神。正因为如此,这首充满悲凉感的诗篇才使人品味出一种悲壮感,看到一种壮心不已的意境。万里悲秋常作客,是悲凉的进取;百年多病独登台,是不幸者对命运的不屈不挠的抗争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更贴近诗人的心灵。诗人在垂暮之年,在深秋时节,独自登高望远,纵目山河,俯仰宇宙,可谓壮怀激烈,慷慨悲歌。这里有对漂泊生涯的感叹,有对老弱多病的嗟伤,但也有对自然的热爱,对生命的执着。不读出这份情感,就不能体会出诗人忧国忧民、感时叹逝的博大胸怀。


鉴赏
本课所选三首诗都作于夔州,都是律诗。这些诗是杜甫晚年的代表作品,显示出非凡的艺术功力,表现出沉实高华的特点。诗人突破了早期创作中较多写实的风格,不拘泥于现实生活本身,融优美的音律、奇妙的构思、精练的诗句、华丽的色彩、深远的意象于一体,升华思想情感,追求艺术美感,空灵洒脱,汪洋恣肆,仪态万方。《秋兴八首》《咏怀古迹五首》这样联章的七律,犹如咏发情感的捆绑火箭”,皆为精心制作而成,为前此所无。我们赏析时,要很好把握这个总的特征,同时又要深入研究每篇诗作的具体特点:          
秋兴八首(其一)
《秋兴八首》为杜甫惨淡经营之作,为历代评家所重。清代黄生曰:杜公七律,当以《秋兴》为裘领,乃公一生心神结聚所作也。”所以《秋兴八首》有很高的艺术性,被誉为杜甫抒情诗中的巅峰之作。第一首总起,统帅后面七篇,在八首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。如何鉴赏这首诗呢?清代浦起龙《读杜心解》为我们作了经典提示:首章,八诗之纲领也。明写秋景,虚含兴意;实拈夔府,暗提京华。”  所谓明写秋景,虚含兴意”,这是说要透过诗人对秋景的描写体会蕴含其中的兴意”,把握诗人情景交融的表现手法。前四句写巫山巫峡残秋萧森景象,便影时事,见丧乱凋残景象”,同时暗示了诗人忧时伤怀的愤慨之情。如果前四句是融情于景,那么后四句则是见景生情,见残菊而落泪,见系舟而生故园心”,而末句刀尺声、捣衣声,声声入耳,在诗人内心该激起怎样深沉的感慨,诗人欲说还休,任由读者想象。所以,读这首诗,必须细心体会,方能领略诗的妙处。所谓实拈夔府,暗提京华”,揭示了这首诗的结构特征。在这首诗里,杜甫运用循环往复的抒情方式,把读者引入诗的境界。从眼前丛菊的开放联想到故园”,而追忆故园”的沉思又被白帝城黄昏的砧声所打断。这中间有从夔府到长安,又从长安回到夔府的往复。循环往复是《秋兴》的基本表现方式,也是这首诗的特色。不论从夔府写到长安,还是从追忆长安而归结到夔府,不仅毫无重复之感,还从不同的角度,层层加深,起了加深感情,增强艺术感染力的作用,恰到好处地表现了身在夔州,心系长安”的主题。

咏怀古迹(其三)
赏读此诗,要突出两点:
一是人物形象的塑造。杜甫善于在叙事诗中塑造人物形象,而律诗主要用于抒情,虽有叙事成分,不过是作为抒情的依托,并不承担塑造人物形象的任务。这首诗却略有不同,它虽然重在抒情,而它的抒情是通过塑造王昭君的动人形象实现的。诗开头,以群山万壑赴荆门”写王昭君的出生地,从侧面烘托昭君不同凡响的高大形象。接着叙述王昭君悲壮的一生,诗中出现了两个典型的镜头,一去”写出昭君关山度若飞”的气概,独留”表现了昭君孤苦孑然的哀伤。 画图”句揭示了造成她悲剧的原因,环佩”句形象地表现了昭君的故土之思。最后,人们从琵琶声里听到昭君悲苦的申诉,禁不住既赞扬她美好的品格,又同情她不幸的遭际,进一步从侧面烘托了昭君的形象。
二是诗人借古抒怀。这首诗表面看,是写昭君的遭遇,写昭君的怨恨,实际上是借咏古迹以感己怀。杜甫当时身处异地、远离故园,处境和昭君相似。作者写昭君环佩空归月夜魂”,字面上固然是赞叹昭君对故土的依恋,实际上也是写自己身在夔州,魂归故园”。杜甫一生的遭际也与昭君相似。昭君才华卓立,美貌超群,因汉元帝昏庸,不得不远嫁异乡,流离而不得归,身死而遗长恨。杜甫一生,济世之志甚高,济世之才甚异,但终其身,也未得一展抱负。肃宗朝虽任职京师,也只不过是一左拾遗。还因疏救房琯,触怒肃宗,差点获刑。虽然获救,却终被疏远,郁郁辞官,漂泊西南。怅望千秋一洒泪,萧条异代不同时”( 杜甫《咏怀古迹五首》其二),杜甫置身明妃村中,瞻仰前人遗址,思想自己身世,怎能不老泪纵横,而心有戚戚焉。


登高
《登高》是杜甫很有名的七言律诗,被人誉为古今七言律第一”(胡应麟《诗薮•内编》)。它有三个鲜明的特征:
一是遣词造句,极为精巧。先看遣词,以首联为例,写天,用高”字,时当深秋,天高云淡,晴空如海,登高仰视,愈觉迢迢无极;写风,用急”字,因为台高,又值峡谷,故愈觉风大;写猿,用哀”字,夔州一带,山高林密,每至晴初霜旦,常有高猿长啸,空谷传响,哀转不绝;写渚,用清”字,深秋九月,潭寒涧肃,沙洲小渚,孤零冷落;写沙,用白”字,风霜高洁,水落石出。写鸟,用回”字,风大水急则水鸟低飞盘旋。用字遣词极其贴切。天高”沙白”猿啸哀”鸟飞回”,这些又都是具有夔州三峡秋季特征的典型景物,捕捉入诗,不但形象鲜明,使人读了如临其境,而且所展示的境界,也极雄浑高远,饱含着诗人无穷的情思。再说造句,四联句句押韵,皆为工对,首联两句,又句中自对,其中天、风,沙、渚,猿啸、鸟飞,天造地设,自然成对。不仅上下两句对,而且还有句中自对,如上句天”对风”;高”对急”;下句渚”对沙”,清”对白”,十四个字,字字精当,无一虚设,用字遣辞,尽谢斧凿”,达到了奇妙难名的境界。尾联两句虽不全对,但句法布局却极整齐。如艰难苦恨”四字,在句法上是并列结构,在声调上却具有抑扬顿挫四声的特色,读时一字一顿;潦倒”新停”为双声迭韵,在声调上又有上”平”之分,故音节显得特别铿锵嘹亮,读时两字一顿。繁霜鬓”对浊酒杯”,其声调的妙用,也在所谓抑扬抗坠之间”。可谓一篇之中,句句皆律,一句之中,字字皆律”。读者密咏恬吟,就能在深沉重浊的韵调之中,体味出诗人颠沛流离的痛苦心情。
二是比兴互用,意境深远。诗首先以风急天高”的意象,兴”起自己的感触。天地虽然宽广,自己却在风急的情境下而无容身之处,只好自比为猿”,而猿的哀啸,又是何等的沉重!第一句由兴”而比”。第二句由渚清沙白”的意象又兴起自己的感慨,诗人多想自比为鸟”,自由自在地飞回在生命的长河中,但多病及仕途的不如意,使他无法展翅高飞,又是由‘兴’而比”。三、四两句藉由雄浑宽阔的无边落木”、不尽长江”,兴”起自己身世悲苦之慨。天地如此宽广、宇宙何等辽阔、自己又是如何的渺小,藉由雄浑的意象兴起对自我人生的检讨,将一生艰难困苦归因于自己的年老多病,而无任何怨怼。三、四句兴起后四句的人生感触,整首诗比兴互陈,一唱三叹,传达了诗人浓厚的思想情感,也紧紧拉住了读者的心绪,令人低回不已。
三是拔山扛鼎,气势雄浑。全诗写登高所览之景,雄浑苍莽;在阔大雄健的气象之中,渗透着一股勃郁之气。首联开头十四字勾勒出一幅登高远眺的壮阔图景,所展示的境界,雄浑高远。颔联放眼四周,群山落叶纷纷,无穷无际,大江滚滚滔滔,无始无终。无边”、不尽”正是对浩瀚广漠的空间的感慨;萧萧下”、滚滚来”正有时光流转,逝者如斯之叹,和首联两句共同构成了一幅苍凉而壮阔的秋景图。就抒情而言,从横向空间着笔,有万里悲秋常作客”,从纵向时间着笔,有百年多病独登台”,万里”和百年”传达出了空间的寥廓和时间的绵亘,把诗人忧国伤时,老病孤愁的苍凉,表现得沉郁而悲壮。尾联写出了人世的种种艰难苦恨”全由他一肩挑起,那种撼人的悲壮,浑厚的苍凉,令人肃然起敬。难怪明代胡应麟《诗薮》说,全诗五十六字,如海底珊瑚,瘦劲难名,沉深莫测,而精光万丈,力量万钧”。萧涤非在《杜诗选注》中评:虽是一首悲歌,却是拔山扛鼎似的悲剧。它给予我们的感受不是悲哀,而是悲壮;不是消沉,而是激动;不是眼光狭小,而是心胸阔大。” ??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